• 2009-11-21

    第八个星期六的早晨

    Tag:

    毛毛虫掉在床上,可能是皮肤碰到它走过的地方,刺痒了一夜。清晨五点醒了,沏了茶,躺在床上看书,等待天亮。想起K,她住在几公里外的无敌海景房,一个搬了三十多次家的女子。昨天在咖啡馆,她谈起她的父亲结过四次婚,每当后妈不喜欢她的时候,她就要想办法搬出去,K练就了一套完善的近乎于军事化的搬家方法。我听着,微笑着没说话,但是心里疼得厉害。也许对于K来说,人生最大的课题是如何建立长久的关系。昨天是K的生日,她送给自己的礼物是坐船去对面的小岛,仅仅是为了可以在长长的路上带着耳机听音乐,因为古城实在太小了,没有那么长的路可走,我理解她想要的东西。去街角买了一束紫色的野菊花送给K,卖花女正在哭泣,因为前天的风灾令她损失惨重,百合和马蹄莲全军覆没。我抱着花要离开的时候,卖花女说只要还有一个人买一束花,就得继续下去。

    现在来回答“梦”的话,我依旧是个软弱的人,时常感觉到孤独和害怕,比如今天过早的醒来是因为内心有焦虑,我一直背负着它没有办法放下。但好在,我依旧保持着一个女人应有的贪恋,对美丽、美食、爱情、光、颜色,对自然的崇拜和热爱。我做梦,不着边际的幻想,做这个年龄不该做的事。如果问究竟有什么力量在支持着,想来也就是这些了吧。对了,我还在学习对别人宽容,对自己苛刻,你知道怨天尤人只会对这个世界更加失望,你将不敢也不能再去爱别人。我常常把自己关起来反省自己,我折磨自己,希望可以成为那个永远不能达到的更好的人。梦,把你的梦想像风筝一样抛向天空,不要胆怯,你给出的梦想越多,就越能创造出更多的梦想来填补这个空白,这是真的。梦想不是虚无缥缈的,它是我们精神生活的方式,令现实生活得以继续。当然,如果我们都是这样的人。

    公鸡打鸣,天亮了,今天是个阴天。就让我再小睡一会儿,然后去考虑怎么解决今天的难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