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4-12

    发病毒

    Tag:

    经过14个小时的折腾,穿过大风和昆明的烈日,我就这么吸溜着鼻涕,淌着两行热泪,嘶哑着嗓子,疼着头,发着低烧,咳嗽着,红肿着烂桃子眼睛,头重脚轻地回来了。总得说来,这是一次不太成功的出行。(事实上,时间只过去了7小时,此时我正在机场等待属于自己的那个航班,它至少还有4小时才能来,我的上帝啊 。邻座的法国老夫妇忧心重重地望着我,我好想告诉他们,我真的不是失恋了,我只是感冒了呀。)

  • 2010-03-23

    胆小

    Tag:

    近来常常会感觉不安,我从自己的梦境里看见它。地震。火山。黑洞。落下。摇晃。挤压。摇摇欲坠。在梦里,我想打电话给自己的家人,可是却从来想不起电话号码。于是我在深夜里喝一杯浓烈而刺激的咖啡,警觉地醒着。

    后来,一切都变得很轻易,成长、旅途、书写、孤独、或者百转千回的种种。可是这所有的一切,都抵不过平安。你不知道,现在的我是如此胆小害怕。

    600斤书籍,两大箱衣服和几个娃娃,旧的单人沙发和新的双人沙发,我在等他们来拿。房间里一点一点变得宽敞,空的书柜,空的抽屉,空的CD架,空的衣柜。空的墙壁。空的相片架。在那个像船一样的房间里,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名字,没有上过漆的沉静的木头,秋千荡来荡去,我得在里面找到自己的路。(后来,我被昂贵的物流费用给撞击了,于是我要开始仇恨社会了。)

    在突然之间,我找到不安的根源了。

  • 2010-03-12

    淡奶油之城

    Tag:

    三月的大雪天

    我们去完成一个小梦想

    小到    像奔跑   这么小的事

  • 2010-02-24

    希望症

    Tag:

    在我们这个世界

    希望症和忧郁症一样普遍

    在一段长长的沉默之后

    再次满怀希望地进入新生命

    对人们来说  

    是一种绝症

     

    当她开始哭泣

    总是设法避开你的脸

    你只能安安静静地等

    就像等待火车驶过长长的平交路口

    会有办法的

    只要再走上一段长长的路

     

    超过五十岁的脸庞

    以各自不同的方式

    经历着同样的风霜

    人们已经了然于心

    没有去往天堂的路

    人们只是飘飘荡荡

  • 2010-02-12

    最疼我的那些人

    Tag:

    因为总是清晨睡下,中午才醒。妈妈只好抱了一本书去沙发上看,她不敢出门,怕丢。不敢看电视,怕我嫌吵。到了中午不敢随便做饭,怕我不要吃。吃过饭不敢洗碗,因为我总是指责她洗得不干净。晚上看电视连续剧,她怕我不爱看,把声音放到最小。见我摊开工作台面,她就准备上床睡觉,怕干扰我。她从来不敢问我的私生活,因为我不喜欢她管,并且表现得很激烈。

    我常常在内心指责我的父母,怪他们犯下的错,怪他们生活的不够好,怪他们的孤独,我一直认为自己深受其苦。不存在的女儿,饥饿的女儿,流离失所的女儿,颠沛流离的女儿,冷冰冰的女儿。我常常因此而躲避他们,我从来不曾拥抱过他们,并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我常常毁掉自己的生活,并且觉得轻松和心安理得,好了,现在你们看到了,大家都过着一样的生活。是的,这么多年来,我只会欺负身边的这几个人。谁爱我,我就想离开谁,谁对我好,就要发脾气给谁看。我善于使用自己的倔强、顽固、任性和冷暴力,在这方面我是个天才。

    而我知道,他们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疼惜我的人。

  • 把衣服分成三份。一份旧的寄去贵州山村小学;一份全新但从来不想穿的送给了好朋友;还有一份自己留下,它们是几条一模一样的牛仔裤,几件基本款开衫,几件起了毛球的大衣,几条碎花裙,几件纯色T恤,当然还有几件从山里收来的美衣服。我又把书柜里的书分成两份,那些看过一次就不想再看的,寄给了厦门的vilen,用来帮助她填满小咖啡馆里的书架,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坏书;可以看一辈子的书则给自己留着。美丽的布匹是舍不得送人的,熏香炉是舍不得送人的,河边捡来的石头是舍不得送人的,蓝色小板凳是舍不得送人的,铁皮椅是舍不得送人的,海草蒲团是舍不得送人的,纸浆娃娃稻草巫婆琉璃珠子陶瓷小马木头盒子是舍不得送人的,还有2001年冬天在秀水街买的花布小猪,本来想送给vilen,装箱的时候看见它的头发,忽然就想起它这奇怪的发型是某位同学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给它剪的,应该是前年还是大前年的事情了吧。于是摸摸它的小脑袋,又缓缓地将它拎了上来。

    我再次像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儿。纸箱。袋子。包袱。表面的镇定。关起门来沉沦到底的哭泣。很多时候,我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周而复始地陷入这样的境地。开始。句号。开始。句号。我就像着了魔似得为每段生活去画上一个句号,然后躲进一个洞穴里,让任何人都无法靠近。这样的生活究竟是不是我们自己选择的,为什么总觉得身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呢。谢谢波波,今天中午收到了你送的意式咖啡机,真是太好了,这是我早就想要但一直没有去买的。还有卢卢,你实在太瘦了,看着你一个人走进深夜里的背影,看得我直心疼。Nan说,你不觉得有点抽抽么?是的,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很抽抽,可是我们小小的饱经风霜的心头只能保持沉默。昨天半夜坐在电脑前,我一边笑一边抹着眼泪。尽管走了这么远的路,离开了这么长的时间,我一直都不想说再见。可是再见了,亲爱的。谢谢这些最好的爱,因为你,我的生命才会变得更美好。切掉了青春的小尾巴,我们从此后再也不说再见了好不好。

    明天是2月4号,立春了。

  • 2010-01-31

    警觉

    Tag:

    亲爱的,你强烈地攻击别人和替自己辩护,你的愤怒已经很深了,但你的敌人只是你自己。

  • 2010-01-19

    愿望

    Tag:

    神啊,接下来,请赐给我一间纯白色的小书店吧!

  • 2010-01-13

    第95个晚上

    Tag:

    敬海

    离房间不远处有一座清真寺,每天的清晨、中午、下午、黄昏和夜晚都会传出诵唱经文的声音。在高原热烈的阳光下,那声音显得很空灵,也特别美。忽然就想起从前有个朋友批评我,他说你不要乱用美,美的定义在很多地方不适用,比如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不是爱,宗教也不能评价为美,艺术当然也不能,还有哲学和文学,我还记得一位艺术评论家对我说,以美来看待事物已经过时了。恩,好吧。不过你知道吗,天气好的夜晚,月光下的海面像是一汪闪闪发光的碎银子,那景象真是美。

    一直说要去观音塘上香,到后来还是没有去。我在房间里用土陶罐装了五谷、盐巴、茶叶、酒和一根木头,用红色绸布封了起来,然后放在面朝海水的地方。有当地的老人告诉我,大自然中的一切事物,如山脉、水域、花鸟、鱼虫,它们都是有灵魂的,能听见你看见你,所以你必须供奉它们。其实,人们无论行什么善举都是于自己有所益,无论有任何恶行或冒犯,也都是于自己的灵魂有所抵触。相信无论是神仙也好,安拉也好,耶稣也好,他们并不需要人去向礼拜,因为神都是无所求的,有求的是你自己,也许仅仅是求得心安。你知道,心安,并不容易。

    最后一晚,还剩下一个柠檬,两个小地瓜,三个甜橙,一盒牛奶,一小包曲奇饼,我要就着月光把它们统统都吃掉。这里的夜静得让人睡不着,掀开窗帘,不知谁家的小狗还在樱花树下闲逛。一月来得凉薄,有些东西被打乱了,这些天我努力想忘记那凉薄。对美的要求太高了,这是我犯下的错。

  • 2009-12-06

    漂浮是个预言

    Tag:

    用老旧的船木搭了一间小阁楼,墙面涂了很深很深的蓝颜色。调色板打翻了似的,桃红、墨绿、深紫、纯白。碎布头和石臼。钢铁和木头。还想有一张超大的桌子,在上面写我难看的字 。稻田那边的W和K,他们的房间正对着海面。白天,海水将日光折射在天花板上,飞鸟在窗前徘徊交错。夜晚的海面则变成了一汪碎银子。待狂风大作的时候,海水涨到房脚。人们以为自己住在老船屋里,海水日夜拍打着木头,被温柔或者狂暴地摇晃。这座老城,白鹭飞扬,行人穿戴美丽。日子过得飞快,天天有新鲜,当然偶尔也会梦见破灭。